明日之后人越来越少了:湘鄉市國土局產權登記中心違規操作房產證

  • 留言對象:市自然資源局瀏覽/跟帖:/
  • 發表人:還我房產證提問時間:2019-05-23 20:35:14
  • 關注中國湘鄉網
    —分享至手機—
    標題:為何沒有國土證,我的房子被“超常規”辦理房屋抵押

    尊敬的湘鄉市委,紀檢,國土局領導:
    我是湘鄉市壕塘社區居民,鄒元林,是一名60多歲的菜農,我和老伴早年沒有固定的工作,好在有一套不大不小自建房,生活在一個美好時代,有國家的農村養老政策補貼,以及早年自己打工攢下的一點積蓄,可以讓我們二老有一個安定的晚年生活,我們原本也很滿足。

    但是,2015年6月我去辦理產權登記時,卻被告知,我和老伴居住了幾十年的房子,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房產局告知,房子在沒有我本人持有的國土證的情況下,被“超常規”辦理了抵押貸款,而且貸款一直沒有還上,也就是說我和老伴不僅沒有了房子,還背上了8萬元的債務,這對于我們二老簡直是晴天霹靂。

    之后四年,我們全家不斷行走在法院,房產局,國土局等相關機構之間,希望能得到合理的解決方式,卻仍舊無果,所以我希望能有相關部門或者機構能看到這片文章,還我一個安居之所。

    事情前因后果如下:
    1999年,我因祖上留下一塊宅基地一直空置,原本居住的房子本人又無力進行重建,整修,1999年5月14日,我和本村村民陳錄輝簽訂合同:
    一:由鄒元林出資一萬元和建房用地給陳錄輝新建房,待建成后第二層房屋和大廳下的媒屋層產權歸鄒元林;
    二、大廳下的煤屋層由鄒元林按每平米兩百元的價格支付給陳錄輝。

    2015年6月,我去辦理產權登記發現,產權登記中心在沒有國土使用證持有人到場,沒有國土使用證,和國土使用證持有人授權的相關信息的情況下,為陳錄輝將本該屬于我的房產辦理了產權登記,并辦理了抵押貸款。

    (陳錄輝獲批辦理房屋產權證的文件復印件)

    (《城市房屋權屬登記管理辦法》文件)

    根據《城市房屋權屬登記管理辦法》第一章第六條規定,房屋權屬登記應當遵循房屋的所有權和該房屋占用范圍內的土地使用權利主體一致的原則。

    現在,國土使用證仍是我(鄒元林)的名字,房屋權屬登記卻不是我的名字,為此,四年來,我與老伴以及家人,一直為爭取自己的權益,行走在法院,產權登記中心。


    (國土使用證原件)

    (國土使用證原件)


    后經法院判決:房產和煤屋歸我(鄒元林)所有。并協助我辦理產權登記。2019年4月11日,我拿著判決書和合同去法院辦理產權登記,無果。后又找到產權登記的領導,不僅不予理會,還要我這個受害者去還當時那個所謂的房產證所貸的款。

      
    (民事調解書)

    從2015起,我們一家總是行走在法院,產權登記中心,四年了,沒有得到有效的解決。我們在這樣一個(習近平總書記領導的)法制社會,自己的權利得不到保障,我們一家哭訴無門。難道國家賦予工作人員權利,是去維護那些不法分子竊取本該屬于我們老百姓的財產的嗎?所以,拜托有關部門,領導了解并切實解決這個問題。

    標題:為何沒有國土證,我的房子被“超常規”辦理房屋抵押

    尊敬的湘鄉市委,紀檢,國土局領導:
    我是湘鄉市壕塘社區居民,鄒元林,是一名60多歲的菜農,我和老伴早年沒有固定的工作,好在有一套不大不小自建房,生活在一個美好時代,有國家的農村養老政策補貼,以及早年自己打工攢下的一點積蓄,可以讓我們二老有一個安定的晚年生活,我們原本也很滿足。

    但是,2015年6月我去辦理產權登記時,卻被告知,我和老伴居住了幾十年的房子,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房產局告知,房子在沒有我本人持有的國土證的情況下,被“超常規”辦理了抵押貸款,而且貸款一直沒有還上,也就是說我和老伴不僅沒有了房子,還背上了8萬元的債務,這對于我們二老簡直是晴天霹靂。

    之后四年,我們全家不斷行走在法院,房產局,國土局等相關機構之間,希望能得到合理的解決方式,卻仍舊無果,所以我希望能有相關部門或者機構能看到這片文章,還我一個安居之所。

    事情前因后果如下:
    1999年,我因祖上留下一塊宅基地一直空置,原本居住的房子本人又無力進行重建,整修,1999年5月14日,我和本村村民陳錄輝簽訂合同:
    一:由鄒元林出資一萬元和建房用地給陳錄輝新建房,待建成后第二層房屋和大廳下的媒屋層產權歸鄒元林;
    二、大廳下的煤屋層由鄒元林按每平米兩百元的價格支付給陳錄輝。

    2015年6月,我去辦理產權登記發現,產權登記中心在沒有國土使用證持有人到場,沒有國土使用證,和國土使用證持有人授權的相關信息的情況下,為陳錄輝將本該屬于我的房產辦理了產權登記,并辦理了抵押貸款。

    (陳錄輝獲批辦理房屋產權證的文件復印件)

    (《城市房屋權屬登記管理辦法》文件)

    根據《城市房屋權屬登記管理辦法》第一章第六條規定,房屋權屬登記應當遵循房屋的所有權和該房屋占用范圍內的土地使用權利主體一致的原則。

    現在,國土使用證仍是我(鄒元林)的名字,房屋權屬登記卻不是我的名字,為此,四年來,我與老伴以及家人,一直為爭取自己的權益,行走在法院,產權登記中心。


    (國土使用證原件)

    (國土使用證原件)


    后經法院判決:房產和煤屋歸我(鄒元林)所有。并協助我辦理產權登記。2019年4月11日,我拿著判決書和合同去法院辦理產權登記,無果。后又找到產權登記的領導,不僅不予理會,還要我這個受害者去還當時那個所謂的房產證所貸的款。

      
    (民事調解書)

    從2015起,我們一家總是行走在法院,產權登記中心,四年了,沒有得到有效的解決。我們在這樣一個(習近平總書記領導的)法制社會,自己的權利得不到保障,我們一家哭訴無門。難道國家賦予工作人員權利,是去維護那些不法分子竊取本該屬于我們老百姓的財產的嗎?所以,拜托有關部門,領導了解并切實解決這個問題。

    標題:為何沒有國土證,我的房子被“超常規”辦理房屋抵押

    尊敬的湘鄉市委,紀檢,國土局領導:
    我是湘鄉市壕塘社區居民,鄒元林,是一名60多歲的菜農,我和老伴早年沒有固定的工作,好在有一套不大不小自建房,生活在一個美好時代,有國家的農村養老政策補貼,以及早年自己打工攢下的一點積蓄,可以讓我們二老有一個安定的晚年生活,我們原本也很滿足。

    但是,2015年6月我去辦理產權登記時,卻被告知,我和老伴居住了幾十年的房子,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房產局告知,房子在沒有我本人持有的國土證的情況下,被“超常規”辦理了抵押貸款,而且貸款一直沒有還上,也就是說我和老伴不僅沒有了房子,還背上了8萬元的債務,這對于我們二老簡直是晴天霹靂。

    之后四年,我們全家不斷行走在法院,房產局,國土局等相關機構之間,希望能得到合理的解決方式,卻仍舊無果,所以我希望能有相關部門或者機構能看到這片文章,還我一個安居之所。

    事情前因后果如下:
    1999年,我因祖上留下一塊宅基地一直空置,原本居住的房子本人又無力進行重建,整修,1999年5月14日,我和本村村民陳錄輝簽訂合同:
    一:由鄒元林出資一萬元和建房用地給陳錄輝新建房,待建成后第二層房屋和大廳下的媒屋層產權歸鄒元林;
    二、大廳下的煤屋層由鄒元林按每平米兩百元的價格支付給陳錄輝。

    2015年6月,我去辦理產權登記發現,產權登記中心在沒有國土使用證持有人到場,沒有國土使用證,和國土使用證持有人授權的相關信息的情況下,為陳錄輝將本該屬于我的房產辦理了產權登記,并辦理了抵押貸款。

    (陳錄輝獲批辦理房屋產權證的文件復印件)

    (《城市房屋權屬登記管理辦法》文件)

    根據《城市房屋權屬登記管理辦法》第一章第六條規定,房屋權屬登記應當遵循房屋的所有權和該房屋占用范圍內的土地使用權利主體一致的原則。

    現在,國土使用證仍是我(鄒元林)的名字,房屋權屬登記卻不是我的名字,為此,四年來,我與老伴以及家人,一直為爭取自己的權益,行走在法院,產權登記中心。


    (國土使用證原件)

    (國土使用證原件)


    后經法院判決:房產和煤屋歸我(鄒元林)所有。并協助我辦理產權登記。2019年4月11日,我拿著判決書和合同去法院辦理產權登記,無果。后又找到產權登記的領導,不僅不予理會,還要我這個受害者去還當時那個所謂的房產證所貸的款。

      
    (民事調解書)

    從2015起,我們一家總是行走在法院,產權登記中心,四年了,沒有得到有效的解決。我們在這樣一個(習近平總書記領導的)法制社會,自己的權利得不到保障,我們一家哭訴無門。難道國家賦予工作人員權利,是去維護那些不法分子竊取本該屬于我們老百姓的財產的嗎?所以,拜托有關部門,領導了解并切實解決這個問題。


    標題:為何沒有國土證,我的房子被“超常規”辦理房屋抵押

    尊敬的湘鄉市委,紀檢,國土局領導:
    我是湘鄉市壕塘社區居民,鄒元林,是一名60多歲的菜農,我和老伴早年沒有固定的工作,好在有一套不大不小自建房,生活在一個美好時代,有國家的農村養老政策補貼,以及早年自己打工攢下的一點積蓄,可以讓我們二老有一個安定的晚年生活,我們原本也很滿足。

    但是,2015年6月我去辦理產權登記時,卻被告知,我和老伴居住了幾十年的房子,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房產局告知,房子在沒有我本人持有的國土證的情況下,被“超常規”辦理了抵押貸款,而且貸款一直沒有還上,也就是說我和老伴不僅沒有了房子,還背上了8萬元的債務,這對于我們二老簡直是晴天霹靂。

    之后四年,我們全家不斷行走在法院,房產局,國土局等相關機構之間,希望能得到合理的解決方式,卻仍舊無果,所以我希望能有相關部門或者機構能看到這片文章,還我一個安居之所。

    事情前因后果如下:
    1999年,我因祖上留下一塊宅基地一直空置,原本居住的房子本人又無力進行重建,整修,1999年5月14日,我和本村村民陳錄輝簽訂合同:
    一:由鄒元林出資一萬元和建房用地給陳錄輝新建房,待建成后第二層房屋和大廳下的媒屋層產權歸鄒元林;
    二、大廳下的煤屋層由鄒元林按每平米兩百元的價格支付給陳錄輝。

    2015年6月,我去辦理產權登記發現,產權登記中心在沒有國土使用證持有人到場,沒有國土使用證,和國土使用證持有人授權的相關信息的情況下,為陳錄輝將本該屬于我的房產辦理了產權登記,并辦理了抵押貸款。

    (陳錄輝獲批辦理房屋產權證的文件復印件)

    (《城市房屋權屬登記管理辦法》文件)

    根據《城市房屋權屬登記管理辦法》第一章第六條規定,房屋權屬登記應當遵循房屋的所有權和該房屋占用范圍內的土地使用權利主體一致的原則。

    現在,國土使用證仍是我(鄒元林)的名字,房屋權屬登記卻不是我的名字,為此,四年來,我與老伴以及家人,一直為爭取自己的權益,行走在法院,產權登記中心。




    (國土使用證原件)


    后經法院判決:房產和煤屋歸我(鄒元林)所有。并協助我辦理產權登記。2019年4月11日,我拿著判決書和合同去法院辦理產權登記,無果。后又找到產權登記的領導,不僅不予理會,還要我這個受害者去還當時那個所謂的房產證所貸的款。

      
    (民事調解書)

    從2015起,我們一家總是行走在法院,產權登記中心,四年了,沒有得到有效的解決。我們在這樣一個(習近平總書記領導的)法制社會,自己的權利得不到保障,我們一家哭訴無門。難道國家賦予工作人員權利,是去維護那些不法分子竊取本該屬于我們老百姓的財產的嗎?所以,拜托有關部門,領導了解并切實解決這個問題。



     

    跟帖

    0人參與跟帖